当导演张策宣布,不再为朱一旦系列担任编剧和配音时,我终于意识到,“十佳员工”不再是一个梗,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许,身为老板的“朱一旦”,永远都没有读懂这些黑色幽默背后的含义。而显然,站在普通人对立面的资本家们,终究不会因此而洗心革面,代表劳苦大众向这个时代发声。不管是后浪还是非浪,资本家们不会选择和钱过不去,所以,即使有像鲁迅一般针砭时弊的张策,可在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世界里,“十佳员工”突然就变成一个不再好笑的词汇,因为,这个人可以是你,可以是我,可以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在新冠疫情肆虐的时候,『一块劳力士的回家之路』让我们感受到了现实的魔幻,可此时此刻,我们终于知道,“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往往高于生活”,果然,如有雷同,是不胜荣幸的了。可能是因为我此刻在经历着同样的事情,所以,难免感同身受地想到C座802里这群真实存在着的人们。

我有一位为公司奉献11年青春的同事,可当他离开这家公司时,并没有我想象的中那样充满不舍,大概“鸟尽弓藏”、“大地茫茫真干净”这些句子,从古至今就是这样子的吧!马老师说,“996是一种福报”,而此前的一位马老师则说,“资本家生来就是剥削劳动者的一切剩余价值”。历史像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你方唱罢我登场,文过饰非,到底谁又讲得清对错?有人说,一个人开始成熟,就是从学习这几千年来的厚黑学、阴谋论开始,的确啊,连封神都开始变成一场阴谋,不同的是,这次的因果都落在原始天尊身上,每一个人都渴望像姜子牙一样,断天梯、破枷锁,似乎一定要执著于什么东西,这样的人生会显得更真实一点。可每个人自以为最完美的安排,终究无法让每一个人信服啊,正如“朱一旦”们喜欢“非洲安排”,马小策与张策,说到底不过是一种代号而已,当这种“安排”无法调和的时候,人和神仙一样,都会暴走,都会变身,唯一不同的是,人是要吃饭的,而神仙们早已学会辟谷。

所以,在“救一个人还是救苍生”这个问题上,其实谁都没有错,我特别喜欢李诞在『奇葩说』中表达的一个观点,“以自私却不伤害别人的方式活着,才能维持世界的运转。而正是那些为了宏图伟业不计后果的牺牲‘小猫’的人,频频地让我们的世界陷入「大火」”。朱一旦不想再做“任人摆布”的老板,张策不想再做“默默无名”的幕后英雄,马老师早已看破这一切,“钱没给到位”,“心委屈了”,身在其位时榨干身体的“996”,人走茶凉时送瘟神般“高效”,一冷一热,果然是“环球同此凉热”呢。在全球变暖的趋势下,如果我们以自私却不伤害别人的方式活着,虽然活得有一点清冷、没有人情味,但这样是不是会更安心一点,骨子里与生俱来就带着“竞争”的基因的我们,是不是一定要学会“狠”、学会“不择手段”、学会“伤害”。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想努力去照顾好一个人,而等到我快要三十岁的时候,我终于能勉强照顾好自己,这简直是一种幸运。

这种感慨在某个场景下会更加明显,譬如一个人去看电影的时候,虽然我很喜欢和邻座的小朋友说话,可对方父母一句友善的“叔叔”,终于还是让两个人产生了距离。譬如找工作面试的时候,发觉三十上下的“哥哥姐姐”们,都开始面对“总监”级别职位时的恍惚感。也许,我们这一代人真的已经老了吧,而那个人早已离开你很久很久,我无意去对立资本家与劳动者间积怨久矣的矛盾,更无意去揣测封神台下蛰伏已久的阴谋。回想以前,乐无异在『古剑奇谭2』中说出一句,“众生虽苦,还请诸恶莫作”,当时大概只是觉得这句话酷到不行,倘若议论公平,C座802诸如三濑子、马小玲、马小浩等等角色,每一个都带着无数的梗,没有他们就没有整个朱一旦宇宙,当人们为张策惋惜的时候,是不是就选择性地遗忘了他们呢?朱一旦不会成为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而且任何人都不会,因为一切的流量到最后都是生意。

我在B站关注过一位阿婆主,起初,他在厂里打工,下班后的“入味儿”是他主要的拍摄内容。后来,因为疫情的原因,他开始学别人拍做菜的视频。再后来,发现他变成了一位外卖小哥。世人皆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我们除了祝福以外,又能做一点什么呢?成人世界里,利益、立场、观点……,该有的一切都有,唯独没有对错,希望一个组织有一致的步伐、一致的声音,可偏偏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我知道,当一个人在某一种身份下,他必须要去推动一种文化形成,可如果这些声音连他自己都不信,这种文化的底蕴应该不会特别丰富,很容易成为政治博弈的牺牲品。我从前天真地以为,在互联网这样一个相对开放的环境里,不会存在政治这种产物。而出于对这种东西的逃避,我没有选择成为三线小城市里的一个公务员,实际上我尝试过,结果证明我真的不适合。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存在政治,无论是公司还是社区,每天都有人宣扬这样或者那样的“文化”,这个时候,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去用心甄别这些概念,因为作为人的自觉,他只会说对自己有利的话,正如择偶标准是最毫无标准可言的标准一样,王垠说编程世界里充满宗派,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我不大愿意去统一什么东西,充满多样性、充满个性的世界,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以结果论的观点而言,只要能送大家都目的地,是飞机还是高铁还是火车,真的重要吗?如果非要去统一什么,我希望是“语言”或者“领域语言”,因为,我们的沟通,因为存在太多的翻译而逐渐失真、甚至被曲解,我们一般把这样的沟通称之为扯皮,就像土味情话虽然美妙动听,但它携带了大量无用的信息。所以,即使冒着成为“钢铁直男”的危险,我依然想成为一个表达清晰的人。有人说,姜子牙就不能和原始天尊好好商量一下吗?非要自断天梯逼得鸿钧老祖出手吗?人类啊,归根到底,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只愿意看见自己看见的,这种意念在成年后往往更加强烈,有多少遗憾就是得不到有效沟通造成的呢?九尾狐自觉被原始天尊欺骗、过河拆桥,而原始天尊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都是选择性地相信了自己愿意去相信的东西。有人说,姜子牙有强迫症,为什么会任由师尊披头散发?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约翰·纳什那样,在最亲密的人面前直抒胸臆,人类就是这么奇怪,和陌生人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在亲人面前反而含蓄、羞怯起来,可能是因为某种特殊的磁力限制了声道发声吧,科学与玄学往往就是这么切换自如。

思绪就像一个无底黑洞,姜子牙与朱一旦,两个八竿子不十竿子都打不着的人,就这么神奇地在我脑海里,完成了一次对话。如果思维存在奇点,将会坍陷于何处,苏格拉有没有底不重要,马老师们谁说得对同样不重要,甚至你看我这满纸荒唐言依然不重要,它仅仅表明我此时此刻在思考,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谓“我思故我在”,无非给枯燥的人生多一点无用的点缀罢了,你说朱一旦都不枯燥了,我们却还停留在这里,你说,还有比这个更枯燥的事情吗?申公豹形神俱灭,从头开始修行,居然连基因都发生了突变,大概,在这世间,没有什么可以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