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常常是万物复苏的日子,是以这段时间喜欢去各种地方赏花阅景。相比起三月中旬里裹挟着清冷的青龙寺,此刻到处人山人海的景象,仿佛洋溢着某种热闹的气息。从前读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一直不明白“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这句话该做何解。当你面对梨花胜雪、桃花人面的景致的时候,心中却是如灰烬一般孤独的时候,大概终于明白,为何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会感到一丝清冷,因为唯有行走在人群里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你一个人走了这么久。天地间万事万物更迭交替,本来是自然界中最普通的规则,可是如果每年的这个时候,你都是一个人去看这山山水水,相比时空上的孤寂感,人的孤寂感会更为强烈,“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外面的世界再纷繁多变,对你而言不过是活着的时间。

  我常常像一个淡漠世情的路人,这个世界上发生什么都和我无关,路人纷纷成双入对,而我依然孑然一身,或许这就是我的生活。每天你会和不同的人相处,可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我们和这个世界息息相关,与此同时,我们和这个世界毫无关联。我记得周五我帮Kent办理离职手续的时候,我一个人从七楼到十三楼再到十六楼,反复地奔波着。同事让他帮忙向公司归还一台笔记本,结果这台笔记本让整个过程都充满了落寞感。部门与部门间的相互推脱,同事与同事间的相互推诿,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窒息感:有一群人每天都坐在一起,每个人都看起来在努力工作,然而在你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不能完全指望任何一个人。或许这和我外冷内热的性格有关,可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好想离开那个地方。

  组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啦,现下终于剩下我一个人。自此项目上全凭我一个人做主,可对我而言却没有多少欢喜。我还是喜欢和大家在一起,虽然我时常让他们生气,像个孩子一样,可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无理取闹的。『射雕英雄传』我看了不下十遍,世人都道东邪黄药师行事乖张、狂傲不羁,可他对妻子冯蘅的深情世间谁人能及,夜夜笙箫相伴墓前,打造花船赴死沧澜,及闻爱女葬身大海,悲痛之际以玉箫扣舷而歌,其深情亦如此。没有人可以一直像个孩子,可以永远都不长大。前段时间看韩寒的电影《乘风破浪》,电影的主题曲从发布就被人吐槽直男癌,其实那仅仅是丈夫在妻子面前“撒娇”的心态,有句话说『在你身边我是个孩子,可你需要了,我就是无坚不摧的勇士』,人人都在说情商如何如何重要,可在真性情面前它的确有点虚伪。

  Kent是坐周五晚上的火车离开,晚上两个人一块儿吃饭,聊到了家里的琐事,聊到了工作的想法,唯独没有提到离别,大概是我不愿意说起。结账的时候,两个人抢着付钱,老板娘笑着说两个人谁付都是一样的,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可是未来的事情有谁能够说得准呢?或许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就像我答应了她许多事情,即使我常常在脑海里想起,她现在都不会在乎了吧。可我总是很怀念那些日子,在这世上有那么一个人,绘画、舞蹈、诗文、书法无所不通,我如果能学会吹奏洞箫,为她跳舞时伴奏一曲可好?人生相识不易,或许不是我不愿意去认识别人,而是我知道知音难觅、知己难求,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对Kent来说,他有根可寻,回去是最好的选择。而我则是无根枯蓬,风吹到哪里就在哪里。我知道我再难遇见那样的人,人生与我而言,离别总是常态,孤独是种绝症。

  或许Kent说得是对的,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真正看重技术的公司,这个世界上普通如你我的人,无一不在做着普通的事情。寻找一家新的公司,对目前的我来说,是件极具挑战的事情。虽然邹老师最后帮我推荐了简历,但是对方并没有适合的项目,这种处境既危险而困窘,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我必须让自己拥有自信的生活,一个人如果不能做到爱自己,又怎么能够做到爱别人呢?可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看到路人成双入对的时候,或许爱对我而言是件太困难的事情,佛门有“贪嗔痴”三戒,求而不得是为执,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个城市里,从明天开始,我会经历更多的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工作,一个人游曳……长夜听雨,自今日始,你知道一个人数梅花该是何等的寂寞,你就会知道一个人听雨滴下该是何等的孤独,当然这对我而言是没有区别的。

  有时候会在B站上看以前的影视剧,忽然发现原来一切都已然过去那么久。可当时的心性却不再回复,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回想,人生总是如此匆忙的别离,你每天都会认识不同的人,你每天都会错过不同的人,光影恍惚间,一切都仿佛是时间的灰烬爬上了镜子,这像什么呢?或许这就是世事无常,如白云苍狗;或许这就是人生不见,动如参商……时间啊,像极了爬满窗台的灰烬,我却还惦念着窗台外的爬山虎……

Payne, 于4月3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