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地大潮中,微信无疑是整个行业的弄潮儿。从“微信之父”张小龙最初定义微信这个产品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微信将走上一条平台化的道路,各种各样可能的商业模式成为人们开始不断探索微信的价值,可是这一切和你有关系吗?

在中国这种人情社会,越来越脆弱的信任纽带,急需有微信这样的工具来加固;越来越高的交往成本,更急需微信这样的工具来降低。

  微信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强大震感和冲击,其实仅仅是一个很小的圈子。互联网讲究的是大格局,强调的是跨越时空。可是大部分的中国人都不在这个格局里,我们不具备穿越时空的条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中国梦,可是你扪心自问:你跟别人的中国梦共同的有多少呢?换句话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宅,而微信不过是让我们更宅而已,不管有没有微信,我们都是在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样的普通人的生活,而中国人性格里会不由自主的对外界进行自我戒备,我们的圈子其实就那么大。

每个人都不容易,不能再彼此伤害。互联网思维,是一种开明的思维,一种能看到大格局的思维,一种超越自我的思维。

  就像大部分人所理解的互联网一样,互联网的自由精神在带给我们便利的生活的同时,给某些人以可乘之机,使得我们距离互联网近在咫尺而又遥不可及,我们都习惯于互联网带给我们的这种便利,可是在我们内心深处我们仍然将互联网视为洪水猛兽。

在世界范围内,全民制衡历来是种对社会有价值的力量。这种制衡一旦制度变化,就会变得持续而稳定,直接后果就是国家的回归。依次是三种境界:回归社会、回归国民、回归自然。

  我从来不喜欢政治,因为是政治是一种极其微妙的东西,正直且单纯的人永远不适合政治,可是因为互联网的舆论作用,互联网所代表的全民制衡开始不断地和政治发生着反应,互联网精神的终极目标从来都不是取代和颠覆现有的模式,而是希望在和政治博弈的过程中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因为互联网文明将摧毁一切旧的东西,一切大家习以为常的东西。
在互联网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大家可以通过网络获取信息、获取服务,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当我们每个人都对身边的一切习以为常的时候,互联网却在不断地改变我们与世界接触的方式,这就是创新,这就是变革。

  当互联网以一种新的模式去颠覆现有模式的时候,任何的以政治理由为出发点的干预在我看来都是徒然的,因为干预者之所以干预无非是因为这种变革影响到了其利益,可是不管怎样,政治本身并不具备互联网的思维,国家队的搜索在市场竞争中失败便是最好的例子。

不仅仅上流社会和主流社会漠视互联网,全社会都漠视互联网。

  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使用互联网,可是我们真的了解互联网吗?我们不可或缺地依赖着互联网,却从来不对为这个行业努力付出的程序员们表示尊敬,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没有了互联网,有多少人的生活会变得混乱不堪?

互联网的人文属性,决定了盈利模式的地域局限和社会差异。
从互联网第一天进入中国,一直到今天,无数美国的盈利模式,都没在中国火起来,这就是互联网的人文属性。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的互联网盈利模式都会存在差异,这就是互联网的人文属性。例如国外用户都有购买付费软件的习惯,可是在中国人们更喜欢盗版甚至破解。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特点是免费,可是免费从来都是最贵的。如果你需要一个功能,国外用户会选择一个软件,国内用户则会选择XX助手,这就是人文上的差异。

张小龙给了我们三个启示

  • 关系能为技术带来超乎想象的附加值
  • 移动互联网的附加值压迫基于本土实现
  • 新型移动应用在垄断用户数据方面更具魔力

  当我们感慨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大数据时代已经悄然来临,在大数据时代每个人的数据都是一个数据云,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加以利用的话,那么这可能就是大数据时代留给我们的机会吧。

无论是什么思维,不能解决问题,便没有价值。

  如果要问我为什么想去做一名程序员,我会说因为我喜欢解决问题。

马化腾的故事告诉我们:不回到原点,不立足初始化的逻辑,世界对你而言,将会越来越陌生。

  以前我的叔叔告诉我,就算没有百度,这个世界仍会有千度甚至万度。可是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复制一种产品相对容易,可是如何发挥自我的优势将产品做到极致,这是制胜的关键,所以我仍然认为没有人可以比李彦宏更了解搜索、做好搜索。微信的成功并非是微信在技术上的成功,而是腾讯懂得重新审视自我、突破自我,这是用户关系上的成功。

其实人生如白驹过隙,到头来不过是关系这两个字而已。

  正如儒家研究人与人间的关系、道家研究人与自己的关系、佛家研究人的今生与前世的关系,归根到底都是关系,人活着所以幸苦,不过是将大量的时间用到了维护人与人的关系上去,这就是互联网的本质——关系。

任何形式的大大小小的互联网,无非是让我们彼此、让我们跟世界无限趋近于无缝连接而已。这种连接,就是彼此的回归。

  桌面互联网让我们更好地获取信息、移动互联网让我们更好地获取服务、大数据则让我们更好地获取关系。

有意无意间,机会会变得有限而无限。超越是以别人为目标的颠覆,就是想打垮对方;颠覆是以自己为目标的超越,首先是孵化自己。虽然都是有意的,目标很明确,结果却不同。

  同一价值体系内的超越和颠覆,固然有意义,然而体系与体系间的超越和颠覆却更加致命。

搜索引擎,至今仍然是互联网的制高点,搜索决定访问,离开有效访问,就没有一切,因此搜索确定一切。

  尊重自然搜索、搜索决定一切是现代网络营销的核心,离开这些一切都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