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Featured image of post 写在冬阳升起以前

写在冬阳升起以前

某个冬天的清晨
某个冬天的清晨

突然间想要写点什么,或许是我终于发觉,一个人内心的疲惫感,是会像水里泛起的涟漪一样,一圈圈地向远方散开去,直至在某个时刻产生了共振,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冬天的清晨,于雾气中升起的太阳,虽然无法令你感受到炽热,可依然会令你感到刺目甚至眩晕,圣人有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而这种劳心又劳力的状态,属实是一个普通打工人,经常要去面对的一件事情,因此,我想要说的,本质上是一种薛定谔的状态,它代表着温暖,代表着光明,可以给你生存所需要的一切,可于此同时,它又代表着炽热,代表着煎熬,可以毫无顾忌地灼伤你裸露的心。

就像一下子击中内心似的,我渐渐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的工作,本质上只有两种,一种是问题本身特别难,需要更多的心智上的投入,譬如数学、计算机图形学、物理碰撞等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国产单机游戏《古剑奇谭3》和《仙剑奇侠传7》,男主的剑都是直接“浮空”地背在人物身上的,甚至都没有剑鞘,而《巫师3》据说光是一个拔剑/收剑就借助了相当多的技术手段,这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穿模,尤其是国产游戏都喜欢给武器加各种发光特效,很多时候为了避免穿模的尴尬,不得不在刀/剑入鞘以后隐藏刀/剑刃这部分的模型,所以,这一类问题有时候属于“看起来简单,实现起来复杂”,联想到曾经有产品经理和程序员因为需求而大打出手的新闻,你就不难理解,人们对于难易程度的认知差异,其实是非常大的,原因就在于,人们无法确定这到底属于那一类问题,有人关注整体,就有人关注局部,就像人的眼睛,视锥体永远有一个范围,这无疑让人类永远只能看到一部分,这似乎会成为某种宿命,本身就很难的问题,大概就是无论从整体还是局部来看,难度都没有变化的问题。此前,有同事要计算客户的分层活跃度,我虽然知道这是一个关乎数学期望的问题,可因为我早就忘记了怎么去算概率密度函数,所以,这个问题我只知道方向而无从下手,换句话说,本身就很难的问题,并不会因为场景的转换而发生变化。

而相对地,第二种是问题本身不难,但因为流程、方案、组织等因素而变得复杂,不幸的是,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都是这种情况。我们总安慰自己说,买菜做饭用不到高等数学,其实,从某个角度来看,是因为作为普通人的你我,完全没有机会接触到这种“难题”。当然,我并不否认,这种因为复杂度提升而带来的挑战性。联想到最近网上报道的甘肃大爷花132万改造房子的新闻,我终于意识到,工程上的问题是无所谓科学与否的,因为无论装修工艺如何演进,技术与艺术的鸿沟始终存在。软件行业更是类似,不论我们使用多么先进的技术或是框架,多年来羁绊不前的其实是需求分析。我始终不明白,人可以靠着感觉去做一件事情,就好像设计师陶磊可以用傲慢和偏见去替老人做出选择一样,而我们这个行业可以在需求没落实的情况下仓促开发。如果说这两者间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大概摸不着的软件和代码可以永无止境地修改吧!那么,当大爷的红砖毛坯房墙体开始反碱的时候,这是肉眼看得见的崩塌,可代码世界里的崩塌,又有谁会在乎呢?我们又太多太多的难度,完全是自己构建出来的,也许,这样能让大家看起来都在忙碌吧……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这种惰性,一旦体现在工作上,就表现为对繁琐、重复的厌倦,厌倦含糊不清的规则,厌倦似是而非的表达。每次工作上别人找我问问题,我更希望,对方可以用一句话说清楚他的疑虑,而不是每次都挥手示意我“过来”,我以为这是某种表达能力的欠缺,可很多时候,尤其是研发工作中的来来回回,这种沟通更像是一种“剧本杀”,每个人都利用手中的信息来拼凑出一个故事,然后互相从对方的故事中寻找破绽。这种感觉有时候会让我觉得麻烦,是不是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再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虽然我确信,熵增定律一定会让事物的复杂度变高,可假如这一切可以避免呢?我们都听过一个词——内耗,譬如,最典型的想太多、自我否定等等,一个人精神层面的自我内耗会让整个人都变得焦灼起来,而这种问题,如果反映到一个团队或者组织中,大概就是将错就错,“磨刀不误砍柴工”,可如果所有人都宁愿拿着一把生锈的刀去砍柴呢?有的人能忍受这样一把生锈的刀,有的人一定要用瑞士军刀才有生产力,而这就是分歧。

我一直觉得,我是那个站在技术与人文十字路口的那个人,甚至我能将这种东西完美融合在一起,毕竟,对于一个19岁前写诗的程序员来说,本质上都属于输入/输出的一个过程。可多年以后,我渐渐发现,我是一个重视实用性超过艺术性的人,也许,是技术给了我这种实用主义思维,当我发现我通过 Blender 建模无法调出甜甜圈的颜色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地从材质编辑器中找到了一点当年写 Shader 时的感觉,我终于理解了当初关于 CSS 不正交的说法,那就是,当一件事情有多种方式可以做到的时候,对于普通人而言,困难已不再是实现这件事情,而是做出选择,装修这项工程是这样,日常的研发工作还是这样,甚至人生都是这样,我们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无数种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开始交织和缠绕,我们清楚地知道人生的结局是什么,以至于这个真相都不在重要,毕竟,我们每天经历的事情,一直都在教你做出选择,以及不断合理化这个选择,人们常说,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那么,聪明的你,你说,哪一件事情更难?

Built with Hugo v0.104.1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
已创作 242 篇文章,共计 914893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