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过了由全智贤主演的电影《暗杀》,虽然说这是一部我们早已熟稔的抗战题材电影,可是在全女神颜值和演技的诱惑下,我终于还是花了点时间来看这部电影。或许是因为我们见识过了太多的“抗日神剧”,所以在面对这样一部电影的时候,我们难免带着某种不屑的眼光去审视它。可是当你看完了这部电影,突然间兴奋到难以自制,不由地惊呼一声:想不到韩国拍这种主旋律电影都能这么好看。我想,这是一种由视角转换所引起的代入感,我曾经看过日本拍摄的甲午海战,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积极地向西方学习先进技术,从天皇到官员,都能从俸禄中省出钱来发展海军事业,相比之下,以天朝上国自诩的大清帝国则是李鸿章一人在支撑着岌岌可危的朝廷。同样地,通过《浪客剑心》同名电影,你会意识到,在明治维新这场变革背后,可能会有无数个像志志雄这样的政治牺牲品。这些都是因为视角发生变化而引起的变化,同样地,在这部电影中,它讲述了韩、朝两国人记忆中的抗日战争,这场我们曾经经历过的抗日战争,在韩国人眼中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或许对我们看待历史会有所启示。

一明一灭,两条暗杀线

  电影讲述了19世纪30年代,以安沃允(全智贤饰)为首的暗杀三人组,奉命刺杀日军驻朝鲜司令官及本国卖国贼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京城(即韩国首尔)和上海,时任韩国临时政府局务局局长的廉锡镇(李政宰饰),在早年刺杀日军大将失败以后,暗地里早已投靠日本人,此时更将暗杀三人组的消息泄露给日方。一时间,暗杀三人组的刺杀行动和处决叛徒廉锡镇刺杀行动,构成了一明一暗两条线索,呼应了本片片名“暗杀”,而廉锡镇更是找来赏金猎人“夏威夷手枪”(河内宇饰),意图阻挠暗杀三人组的刺杀行动,可以说,整个故事脉络就像这个刺杀行动一样简单直接,因此其故事悬念就落在了刺客的刺杀计划如何落实以及反派的阻挠方案将如何开展。所以,这个电影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即使你知道反派最终一定没有好下场,可不到全女神放下枪的那一刻,你总是不肯放下心来。因为即使是看双方斗智斗勇,在颜值与演技都在线的情况下,这一切依然显得赏心悦目。全女神在片中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动作戏份,可即便如此,李政宰在片中饰演的反派廉锡镇,风头一度不亚于全女神,这些我们后面再详细说。

  电影中前期出现的场景都是在上海,可能有朋友会疑惑:为什么一部韩国拍的电影里会出现上海。这就要首先说说这段历史,当时韩国的临时政府是设在上海的,目的是方便金九、金元凤这样的革命志士开展救亡图存活动,因为当时的韩国(在南、北朝鲜没有分裂以前,指整个朝鲜半岛)早已笼罩在日军的军事统治阴影下。历史上,这段时期长达35年之久。日本是什么时候占领朝鲜的呢?没错,就是我们熟悉的中日甲午战争。当时北洋水师正是在运送陆军抵达朝鲜后的返航途中,与日本海军发生近代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铁甲舰海战。这场战争的结果我们都知道,北洋水师几乎全军覆没,清政府更是同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日本占领朝鲜半岛后,曾对当地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朝鲜开始笼罩在日军的统治阴影之下,而流亡国外的临时政府,不得不寄居在上海的法租界,继续开展抗日活动。影片中的金九和金元凤,在历史上都可以找到记录。上海虹口爆炸事件,其实就是这部电影的历史原型,影片中二金的合作促成了三人暗杀组的成立,故事由此开始。

这个反派有点帅哦

  李政宰饰演的廉锡镇,在电影一开始是以革命志士的形象出现的,他刺杀日军大将的任务失败,直接导致他在被捕后遭受严酷的刑罚。与此同时,间接导致了女主安沃允的母亲被亲日派父亲康寅国派人杀死,安沃允与双胞胎姐姐美津子分离,直至多年后,来自东北抗日武装的安沃允,和自幼在日占区长大的美津子,终于在一个屋檐下相认,可转眼间,姐姐就被卖国贼康寅国给杀死了,电影中全女神亲眼目睹姐姐死亡的那一幕真的是令人心碎。可偏偏是这样一个人,亲手挑选了这三名暗杀组的成员,亲手将刺杀行动的情报泄露给日方人员,尤其是他从衣兜里取出假信件投入火堆,伪造出信件被毁的假象这一幕。面对金九的怀疑,在明知手枪里没有子弹的情况下“以死明志”。对昔日的同志毫不手软,两个被金九派去刺杀他的同志,均被他重伤甚至杀死。面对曾经刺杀过的日军大将,他可以厚颜无耻地邀功请赏,并接受日军授予的爵位。可恰恰是这样一个人,在喝醉酒以后,诉说朝鲜各种武装力量各自为政的现实,忏悔把暗杀三人组送去送死。在严刑拷打面前,他做了叛徒,一如暗杀组成员干革命要给钱,这些或许没有那么伟光正,可它是那么的真实。

演技与颜值同时在线的全女神

  全女神饰演的安沃允,是一个来自东北抗日武装的狙击手,一出场就瞬间狙杀四名敌人,身手当真是是不凡啊,更不必说端着汤姆生冲锋枪窜房顶跨屋脊,在负伤的情况下趴在疾驶的卡车引擎盖上。据说全女神电影中的动作戏都没有使用替身,一个明明可以靠颜值的人,尚且可以如此努力地去拼搏,那么身为普通人的你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野蛮女友时期的全女神,或许看起来只是漂亮而已,而现在看来则是实力派。可她同样是一个憧憬着喝咖啡谈恋爱的少女,是一个看到姐姐洁白的嫁会衣泣不成声的妹妹,是一个面对亲生父亲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的狙击手。在假扮姐姐美津子参加婚礼以前,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像她脑海中浮现过的画面一样,在敌人乱枪扫射下,献血染红了她洁白的婚纱……这或许是“夏威夷手枪”脑补的画面?这里有一个细节,“夏威夷手枪”将全女神送到医院以后,“夏威夷手枪”讨论起他对于暗杀行动的看法,全女神说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杀掉日军司令和汉奸康寅国,到底能不能让国家独立,这一点没有人会知道,但她必须要让人们知道,她们一直在战斗”……

  这一刻,这个娇弱而坚强的女性形象就立起来了。全女神在本片中分饰两角,即姐姐美津子和妹妹安沃允,不过这种差异基本都是通过眼神表现出来的,姐姐身上有那种从小生活安逸的娇气,而妹妹身上有那种内敛冷静的帅气。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康寅国为了依附日本人,将美津子误认为安若允并杀死。在我看来,即便没有认错,以康寅国的为人,知道女儿和独立军有关联,他还是会这样做,因为女儿的幸福他完全不在乎,和日本人联姻无非是为了拉拢日本人。正如全女神所言,他用那双杀死了母亲的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人类的情感有时候就是这样诡异,一个对自己从来没有养育之恩的父亲,对方叛国投敌助纣为虐,即使两者间唯一的联系,是那可有可无的血缘关系,可最终还是需要“夏威夷手枪”,这个曾经是“杀父联盟”一员的人,替她开出这一枪。

一个超有力量感的故事结尾

  故事从挟持人质这里开始,就突然变得敷衍起来,可能这里就需要感情戏来作为某种过渡,假如两个人真的去了米拉波,这就真的变成了爱情电影,可这部电影不就是,一部打着主旋律幌子的动作电影吗?这种类型电影为了增加娱乐性,是需要幽默和爱情的。真正将影片推向高潮的是结尾出的审判,证人在开庭前就被廉锡镇派人杀死,于是没有可以再证明,廉锡镇曾经投敌叛国、出卖同志的罪行。这个世界上永远有大量的无知的人,他们选择用暴力来面对一名“韩奸”,可当廉锡镇脱下衣服,义正言辞地讲述自己“支持”独立运动的事迹时,这些人突然开始宣布这名“韩奸”无罪,这是否说明大众都是愚蠢的,可正是这些人的想法,在左右着我们每一个人,这和那些努力制造“焦虑”的人没有区别,我们不愿意相信真相,宁愿相信自己早已固化地思维,或者是人云亦云,没有自己独立的判断,这实在是件可怕的事情。法官失落地宣布证据不足、廉锡镇无罪释放的时候,大概内心会有某种无可奈何或者是不甘心。

  这让我想起Unnatural里高濑这个案件,因为没有办法证明对方杀人,而关键的信息又被久部泄露出去,所以,这个案件一度到了要修改鉴定报告的程度,这和身为法医的三橙心中的使命感不相符合,关键时候,是神仓所长坚持递交了原始的鉴定报告。当我们想要制裁一个人的时候,能不能依然客观地去证明对方有罪,不冤枉任何一个人固然值得赞赏,可为了让对方伏法而采用非正义的手段是否是正确的呢?如果身为法医的三橙,用修改鉴定报告的方式,给高濑这个罪犯定刑的话,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失望,因为她不愿意输给非正常死亡,不愿意正常的人被乱入非正常的事件,采用非正常的方法去伤害别人或者是自己。相比中堂使用逼供的方式查找真相,她更希望中堂医生以一名法医学者的身份去战斗。自然,故事的结尾,所谓善恶有报,16年前的暗杀任务,终于在韩国光复以后,有安沃允和明宇重新执行,结尾处被乱枪打死的廉锡镇,在被问到为什么要出卖同志时,说了一句“我没想到会解放啊”,一句听起来像开玩笑的话,其实说出了战争年代人们的无奈,如果没有战争,或许这些事情就真的不会发生,可当战争机器被发动时,又有谁会想到这些呢?被卷入战争里人们没有选择,而发动战争的人从来不考虑以后。

写在战争结束以后

  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当画面定格到全女神那张近乎素颜的脸上时,她突然想起那些曾经最为亲切的面孔,想起“炸弹专家”黄德三,想起“速射炮”邱尚沃,想起酒馆老板娘……战争带给我们的是永远的伤痛,今天我们对于日本这个国家,可能有时候还会充满抵触情绪,但我想说的是,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金九认为日本人已经投降,不再需要可依靠捐助维持,以光明正大地回到国内搞建设,可事实上像廉锡镇这样投日派,并没有完全得到清算,所以,金九在回国后不久就被韩国激进分子刺杀,廉锡镇所说的独立运动派系之争,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着的,金九就是被卷入到这场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所以,金元凤最终选择了朝鲜,而这种派系之争,更是加剧了整个朝鲜半岛的分裂,在这片土地上,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兄弟、朋友,最终变成兵戎相向的敌人。

  可这真的是和平吗?战争真的结束了吗?被38线分割开的这两个国家,一个通过韩剧、料理和科技为世界所知,一个更像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不知道还说神秘还是落后。何况,这条38线是停战线,并非某种和平的象征,而直至今天,这种刺杀的阴影一直笼罩在韩国政坛上,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的父亲和母亲先后都死于刺杀,所以,即使战争结束了,就能换回和平吗?就能抚平人们心中的伤痛吗?朝鲜与韩国,也许在我们有生之年里,都难以看到他们真正地握手言和,就像苏联解体以后不会再联合在一起,欧盟并非想象中的牢不可破,爱尔兰和北爱尔兰原本就是一家,印度和巴基斯坦是殖民战争的遗留问题……战争,带来的坏处,永远比好处要多。我们向往铸剑为犁的和平生活,可战争结束以后,是否真的能带来和平,人心中的伤痛需要多久可以愈合,人与人的相争逐利之心需要多久可以平息。

  2018年的儿童节,同往年不同,因为许嵩为炮火中的叙利亚孩子们,创作了一首新歌《大千世界》,这首歌以2017年4月15日叙利亚炸弹袭击事件为背景,呼唤爱与和平,控诉那些肆意发动战争,而将无辜孩童卷入战火的人们。大千世界里的大人们,不要忘了你们曾经都是孩子,当人们都在通过晒娃这种方式度过儿童节时,你是否会想到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人在穿着捐助的衣服和玩具的同时,更是被迫享受着温柔的暴力,我们从小给小孩子的玩具枪,是否有一天会真的变成荷枪实弹呢?我们在盛世之年,我们在贫富之间,我们在虚实交错路口,不断找寻,任何形式的相遇。愿大千世界,再无战争,再无暴力,愿每个深爱的人,都能被温柔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