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时,时间已然接近中午时分,从床上爬起来的刹那间,就听见妈妈熟悉的声音。妈妈问我年底公司有没有什么变动,顿时千万种思绪涌上心头,不知道该对电话彼端的妈妈说些什么。我突然想到二十四岁时的我,从第一家公司裸辞时的情景,可如今再度让父母为此焦虑,让身为人子的我感到惭愧不安。电话里妈妈让我照顾好自己,一个人在外不要太委屈自己。当一个人不被这个世界接纳的时候,就像是浑身长满刺的仙人掌。可在最亲近的家人眼里,我们永远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我是一个不大主动同家里的人,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这个冬天没有那么冷了,即使我身处没有暖气的出租屋里,即使早晨带着体温的被子早已凉透,我想对自己说一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发生在年底的release事件,就像这个冬天里的雾霾如约而至,即使早在去年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可当它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依然不免让人感到这个冬天的寒冷。纵观二十朝兴废更替,历史对我们而言常常是相似的。诸葛亮为“克复中原”六次北伐出师未捷而身先死的遗憾,唐玄宗宠溺杨玉环终致“安史之乱”而奔走蜀中避祸时的仓皇,这一切大概是我们如今坐西成高铁时无法想到的吧。有时候人的命运像极了历史的兴衰,记得三年前和同学第一次来西安,那个时候我们说,总有一天我们会再来这里的,那时的我或许完全不知道现在会面临这种处境,看着那些年龄比自己大依然碌碌无为的人,看着那些面临中年危机而不得不向生活妥协的人…..我告诉自己,我永远都害怕自己变成这样的人,所以让我内心无法平静下来的,永远是我近乎自责的自我反省式人格。

  在接受被release的事实以后,就开始频繁地去准备面试和跳槽。可年底时找工作注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其实回头想想今年面试的表现,前端、数据库等相关经验的匮乏,一度让我在面试中非常被动,而外冷内热的性格常常给人一种不自信的表现,特别是去葡萄城面试的这次体验,让我意识到在面试中我无法展示出和职位匹配的能力,我们说面试是双向选择的一个过程,这看起来有点像是找男女朋友一样,有时候我们太在乎对方而导致表现不佳。我花了时间去听知乎上有关面试技巧的Live,甚至找朋友帮我分析如何给出面试官满意的答案,有时候别人会觉得我对严厉到苛刻的程度,是因为我对某些东西太在乎的缘故,可是不在乎这些问题就能解决了吗?矫枉过正至少意味着出发点是好的,总比发现问题后一直无所作为要好很多。

  我一直想找时间整理下这段时间面试遇到的题目,可令人窒息的拖延症让这种想法一直落空。有时候我怀疑,人和人的缘分都在第一眼就注定好了。或许你花时间和精力去追一个女生,但这种关系永远不会发生改变。人类总是肤浅地相信眼睛看到的,固执地认为自己的想法就是正确的,可人这种复杂的动物怎么会一眼就望穿呢,所以试图通过面试完全了解一个人,原本就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时候人与人接近并不是他们彼此熟悉,仅仅是因为大家的口味比较接近而已。无论多么熟悉的同事,在分开以后都会逐渐变得冷淡。每个人都像一只刺猬,离得太远会感觉到冷,而靠得太近会刺伤对方。大概是遇见小古花光所有运气,此后遇人不淑的厄运纷至沓来。人啊,简直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一种动物。

  有时候我会埋头去做自己的事情,朝着自己内心的目标一点点靠近,即使曾经想要和她分享这点喜悦的人,早已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我写爬虫、做数据分析、做聊天机器人,这其中有太多事情,是我对记忆的一种自我延伸,因为在那些曾经灰暗的日子里,陪伴我的人除了她,就是这些我比任何人都要在乎的技术。《嫌疑人X的献身》里,石神说道:“通往山顶的路或许会有很多条,而找出最优雅的那一条,是数学家永恒的追求”。也许他们说得都是对的,即使翻过了2017年,这个季节依然属于冬天,她只会比以前更让你觉得寒冷,可这一切的一切终究是会过去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