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一直想读《黑客与画家》这本书,所以在我买了Kindle以后,这本书就成为我读完的第一本书。本书作者是美国互联网界举足轻重、有“创业教父”之称的哈佛大学计算机博士保罗·格雷厄姆 (Paul Graham ),而这本书是由他的思考整理而成的一本文集,虽然这本书的名字叫做《黑客与画家》,可实际上作者在这本书中观点,并非局限于黑客与画家本身,相反地它涉及编程、软件、创业、财富、设计、研究等等多个领域。我认为这本书带给我的,更多的是一种思想上的提升,当我们沉迷在代码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我们其实应该意识到,这个世界原本是由理性和感性两种认识混合而成的。当科技与人文发生碰撞进而共鸣,这本书会告诉你这一切是如此的美妙。

  我们目前所处的这个时代,本质上是一个机器的时代,这是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历史上又一个革命性的时代。越来越多迹象表明,未来的人类生活不仅是人与人的互动,而且更多的将是人与计算机的互动。所以想要把握这个时代,就必须理解计算机。而理解计算机的关键,则是要理解计算机背后的人。我们的时代是程序员主导的时代,而伟大的程序员就是黑客。

  普通人认为“黑客”就是入侵计算机的“计算机罪犯”,其实“黑客”的本意是指出于兴趣而解决某个难题,不管它有没有用的这类人(出自自由软件基金会创始人理查德·斯托尔曼),所以黑客从一开始就是有精神追求的,它代表着求解问题过程中产生的精神愉悦或享受,黑客们只是比我们普通人更崇尚分享、开放和民主,他们对任何被禁止的东西都怀有特别强烈的好奇心,他们喜欢去思考那些似乎不应该被思考的问题,他们相信计算机会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由此我们可以认识到“黑客伦理”的一个推论:黑客不服从管教,具有叛逆精神。黑客就像一群有知识的海盗。编程与绘画异曲同工,黑客是数字时代的艺术家,他们都是创作者,都试图创造出优秀的作品。

  书呆子之所以不受欢迎,是因为他们不如普通人聪明。可是作为普通人的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些书呆子和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他们领先了一步,或许书呆子已经在思考的东西,正是真实世界看重的东西,他们并非不想让自己受大家环境,他们只是没有时间来做这些普通人所看重的事情。虽然现实中的图灵并不像电影《模仿游戏》中塑造的那样怪癖、不合群,可是通过这部电影,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种天才般的疯狂,图灵将全部精力都专注在制造“克里斯托弗”,因为不通世故而被同事嘲笑和指责,是琼教会他如何和大家相处。我们可以发现当图灵尝试改变以后,他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收获友谊,所以所谓天才无非是,他们比常人更专注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

  中国企业更加关注软件作为科学和工程的一部分,即我们都将编程作为一种技术,其实编程同样有它作为人文与艺术的部分,我们必须认识到编程是一种艺术创作。编程语言是用来帮助我们思考程序,而不是用来表达我们已经想好的程序。你只有以一种“设计”软件,而非“实现”软件的思路来应用程序,你才能在这个过程中发现编程的乐趣,这和我们的兴趣相辅相成,因为如果你不爱一件事,你不可能把它做得真正优秀,要是你很热爱编程,你就不可避免地会开发你自己的项目。

  坚持一丝不苟,就能取得优秀的成果,因为那些看不见的细节累加起来,就变得可见了。当一个黑客认为他是一个创作者的时候,他从事的就不再是机械性的工作,因为这就要求他具备灵感。如果编程时与绘画和写作同一类的工作,黑客是否有机会像伟大艺术家一样备受推崇、流芳百世呢?我认为这是有可能的,譬如Linus一生有Linux和Git两个作品就足以彪炳史册,而更重要的是他能让更多的人从中收益,这是黑客精神的价值所在。

  我们总是习惯于,给那些为我们所看不惯的人,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其实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不需要伪装的,我只是我而已,不需要满足你们过高的期望。在我们这个世界里,程序员毫无例外地被人们误解,从阿里月饼事件我们就可以看出,普通人对技术的理解基本保持在白痴这样的水平上,可讽刺的是我们的命运被被掌握在这样的人手里,我们绞尽脑汁来复原产品经理们的脑洞,我们费尽心机来防止白痴用户们的错误……可我们依然被这场无情而可笑的舆论打败,我们对这个世界充满敬畏,因为它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我们能够想象以致于抽象的范围。

  可我们依然在尝试让自己更努力一点,因为我们编写代码的同时,在不断地认识着这个世界,就像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算法、数据结构和设计模式,可当我们创造和了解这一切以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或许会发生变化。我们不能接受的人类的愚蠢、狂妄和无知,因为当你越接近真理时,你就越会认识到自己的渺小。我们曾自以为是地相信,现代人比古代人更聪明、更高尚,可是当我们了解的历史越多,就会越明白事实并非如此,古人与我们是一样的人,他们不是更勇敢亦或着更野蛮,而是像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不管他们产生怎样的想法,都是正常人产生的想法。

  不管你是否愿意去相信,这个时代已经无可避免地,和计算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计算机可以帮助人类完成大量工作。可你必须认识到,计算机存在的意义并非是让人类变得更懒惰。相反地,它希望人类向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希望人类更有效率的工作和生活,因为计算机可以做的事情越多,人类面临的这种失业的紧迫感就应该越强烈。我们不应该想当然地认为,人类一定会凌驾于智能机器之上。人类在和大自然抗衡的过程中其无知与愚蠢昭然若揭,我们今天意识到地球环境面临威胁,这难道不是为儿时的任性付出的代价?

  图灵在这个世界上尚未出现计算机的时候,就能够想到有一天机器会比人更聪明,可我们普通人居然狂妄而无知地认为,所有的一切在工程师眼中都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工程师们懂得敬畏自然、敬畏真理,可普通人反而不愿意去理解这些原理和事实,更讽刺的事情是,一个软件工程的话语权是掌握在这样的人手中。我们从来不畏惧去挑战艰难的任务,仅仅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值得我们永远去敬畏和尊重的东西,那就是真理,那是像伽利略、布鲁诺、图灵等等对人类进步做出卓越贡献的人们,愿意用生命去捍卫的东西,现代计算机的理论基础是数学,所以你必须承认计算机是一门科学,其次它是一门艺术。

  我喜欢这种科学和艺术完美融合的感觉,就像现代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面对地不再是冷冰冰的控制台终端,而是注重人性化和用户体验的图形化界面。苹果和微软都曾经窃取过施乐公司的图形化界面技术,这段故事在电影《硅谷传奇》中更是被演绎得淋漓尽致。可为什么乔布斯会一直评价微软的产品没有品味呢?或许这是因为乔布斯站在了一个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我并非果粉,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我一直是软粉,可这并不妨碍我对科技和美的一种热爱,技术本身并不能在商业化策略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可是一个优秀的产品一定是将技术和艺术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所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黑客和画家志同道合,理性与感性相辅相成,即使我们不能这个世界改变什么呢?可那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