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秋节这样一个万家团圆的日子,我却再度因为工作的问题和家人发生争执。发生争执的原因简单到习以为常,家人喜欢稳定、安逸的生活,而我却喜欢有挑战、梦想的生活。我不知道梦想对一个二十三岁的人是不是一种奢侈品,我只知道当我住在狭小、拥挤的出租房里的时候,我想努力去拥有一个温暖的家,我不想靠着一张嘴去哗众取宠,我不想刻意地迎合和奉承这个世界,我只想靠我平凡而微薄的努力让我的生活一天天地温暖起来。从小我被告诉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可是随着我慢慢地长大,在我的耳边总会听到“要去适应这个社会”这样的话,然而最讽刺的是这样的话常常出自同一人的口中。

  虽然我知道当今中国的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关系社会,可我就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交际应酬这样的事情上,因为我知道人的这一生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从小我就看到身边熟悉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突然离开这个世界,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面临死亡,所以当我懒得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的时候,我更希望在我喜欢或者关注的事情上投入精力。每次当家人说我应该应该怎么样的时候,我常常假设自己如果按照这样的规划来度过这一生,那么当我衰老直至死亡的那一刻我心里又会想些什么?我讨厌政治和宗教,因为这是由人类自己为人类制造的精神枷锁,在它们涉足的领域常常伴随各种无可争辩的假象或者谎言,这恰恰是我这样一个正直的本性中极度厌恶的部分。长辈们或多或少地喜欢给我这样的年轻人冠以“愤青”这样的荣誉称号,可我做错了什么呢?我无非就是像《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小孩,突然说出了一个大家都习以为常的秘密而已,我们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其实就是小孩从见到了就要说出来,变成现在见到了习以为常、看在眼里说在心里。人们常常把这种转变当作成熟,可是事实上人们只是变得更加麻木而已。此时此刻我假装麻木想要摆脱这些掩耳盗铃的秘密,长辈们却再度摆出“社会就是这样,你必须要去适应”这样的架势,大概是嫌弃我假装麻木难以入戏需要变得更加虚伪。

  我天生就是一个不会表演的人,从小时候排练舞蹈学习动作到此时此刻需要我去逢场作戏的各种场合,我不会说除了让人高兴还是高兴的话,我不会让喜怒哀乐像变脸、像翻书一样快。长辈们一直希望我变成一个圆滑世故、胸有城府的人,可我听惯了许嵩的《城府》、《别咬我》、《秋千坠》对这些东西天生排斥,所以在长辈们的世界观里,我就变成了一个冥顽不灵、图样图森破的年轻人。长辈们固然是从自己的经验出发,想让作为年轻人的我走上一条平坦舒适的道路,可是这个世界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长辈们的经验获取可以让你顺利通关人生这场游戏,然而缺少了自我探索的旅程未免显得平凡而无趣。我有幸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接触计算机,在初中的时候接触互联网,在高中的时候接触编程,然而在这短短的若干年间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起起伏伏却并非我们的父辈可以理解和掌握。我走进大学的时候社交网站(SNS)开始兴起,以Facebook、Twitter、人人网、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等等为代表的社会化平台迅速地占领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制高点。或许和70后、80后相比,我们这一代人在这个变化剧烈的时代显得有点生不逢时,可是机遇和挑战总是并存的,当我们无法和前辈们一起成为时代的弄潮儿的时候,我们只有努力去追赶这个时代忙碌的脚步。短短大学四年,我感受到了互联网每天天翻地覆的变化,从SNS到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再到互联网金融、O2O,这个行业慢慢地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来。曾经我的长辈认为如果依靠政治力量毁灭了百度,则我们完全可以借由政治力量重新创造出来一个百度,可是同样是由政治力量领导的人民网、同样是由政治力量推到台前的邓亚萍,人民网最终依然在这场搜索引擎大战中以失败告终。我们无法访问国外网站并非是我们拥有世界山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而是我们依靠政治力量用流氓一样的手段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实施信息领域的闭关锁国。我一直认为互联网行业是政治干预较为稀疏的一个行业,所以在这个行业当中我不会遭遇那些让我厌恶的政治因素,虽然有人聚集的地方就会有政治产生,但是作为互联网基础要素之一的技术是一个相对纯粹的领域,它依靠最为简单的0和1构成了今天丰富多彩的世界,它讲道理、守规矩让我觉得这个领域简单而纯粹。长辈们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对计算机有这样独特的情结,因为在普通人眼中它就是一个可以娱乐和办公的机器,然而在我眼中它像是我的一位朋友默默地支持着我去解决各种问题。从我高中的时候起我就认定这个行业将会成为我一辈子的一种寄托,我相信技术可以让我们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这是我永恒的信仰,所以我不会把政治和宗教当成我一生的信仰。

  大学四年里它每天和我如影随形,让我去思考、去创造、去解决,我喜欢这样的一个过程。长辈们认为大学学习什么样的专业并不重要,因为当你从事实际的工作以后注定要去从头学习新的东西不是吗?可是这样的思路通常适用于那些对未来没有目标、随遇而安的人,显然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我一直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从始至终这个目标由大到小,但是从未有所改变。我的长辈们对互联网、对计算机技术基本都没有过深入的了解,他们从来不愿意去尝试这些新的东西,却习惯于去指责我做出了这样一个他们并不期望的选择。我是一名程序员,可是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的工作低人一等,我每天的付出和老师给学生授课、销售员给顾客售货、银行柜员给消费者办理业务、公务员为人民服务……并没有什么不同,我靠自己掌握的技能去解决工作中的问题,我靠自己掌握的知识去帮助更多的人,我并没有觉得我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难道在安逸中渐渐迷失了自我会让你从此与众不同?曾经和老师一起做艾依河的毕业设计,当时觉得对整个艾依河了如指掌,然而每天上下班从宝湖经过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渺小,我是一个普通人,我想做的事情就是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去拥有一个温暖的家,能够让因衰老而疲惫的心有个归宿,不至于在满是迷雾的现实中丢失本心,我就想一直这样简单地生活下去,做正直、正确的事情,做一个温暖、善良的人,做最初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