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Featured image of post 烟波梦影,从天国王朝到刺客信条

烟波梦影,从天国王朝到刺客信条

最近看了一部叫做《天国王朝》的电影,主要讲述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的一段故事:法兰克铁匠巴利安,因为受到失散多年的父亲的召唤,亦是为了替自杀而死的妻子寻求救赎,来到了三教圣城——耶路撒冷。其间,父亲亡故,巴利安承袭了爵位和封地,甚至得到了西贝拉公主的青睐,可这依然无法阻止他深陷十字军的政治漩涡。当时,身染麻风病的耶路撒冷王鲍德温四世与阿拉伯传奇英雄萨拉丁,维持着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脆弱的和平;而以居伊和雷纳德为首的好战势力,则通过袭击穆斯林的方式不断挑起争端。战争终于不可避免地爆发了,这正是历史上著名的哈丁之战。此后,狮心王理查一世独自面对东方世界的滚滚黄沙,东西方的军事、宗教和文化碰撞出火花,更是堪比双子星一般的存在。

天国王朝中的巴利安男爵形象
天国王朝中的巴利安男爵形象

圣城耶路撒冷

熟悉刺客信条系列的朋友,此刻应该会想到,这个系列的第一部作品,正是取材于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主角阿泰尔则是活跃在该时期的一名叙利亚刺客。因为电影中出现了刺客的敌对势力——圣殿骑士(团)。所以,我觉得透过历史去打通电影和游戏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也许,中世纪时期发生的事情,到今天已然无法做到存伪去真,可正如我曾经迷恋过亚瑟王从石头中拔出(伊甸)圣剑的故事一样,圆桌骑士或者说骑士本身,在一个(中二)男人眼中是接近武侠小说里侠客的存在。所以,在一个武侠没落的时代,你就不难理解,我为什么会喜欢上刺客信条这样一款游戏。虽然,这些骑士相当迷信,动辄要通过决斗让上帝来裁决,可就像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一样,当他准备大战风车的那一刻,你又会觉得他是一个英雄。

刺客信条中阿泰尔施展信仰之跃
刺客信条中阿泰尔施展信仰之跃

故事要从哪里说起呢?我想,应该从鲍德温四世那场著名的战役——蒙吉萨之战说起。那一年,年仅 16 岁的鲍德温四世,率领三千人击败了两万人的萨拉丁军队。这段历史带给我的震撼,丝毫不亚于中国历史上的官渡之战和淝水之战。如果你对此毫无概念,不妨对比一下孙权的合肥之战,当时的孙权号称有十万人的兵力,而张辽只有八百人,史称“孙十万与张八百”。这一场战役令鲍德温四世获得了极好的威望,而雷纳德则因为参与了这场战役而成为主战派的首领。可惜,这场堪称为传奇的胜利仅仅为耶路撒冷换来了两年的和平。1779 年鲍德温四世兵败泉水谷,病情的恶化令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到 1785 年他因麻风病去世的时候,他只有 24 岁,电影里始终以面具示人的就是鲍德温四世。后期的耶路撒冷王国,基本是由他的姐夫居伊以及雷蒙德三世把持,朝局的不稳定无疑加速了耶路撒冷王国的覆灭。

天国王朝中的鲍德温四世形象
天国王朝中的鲍德温四世形象

相传,鲍德温四世出生时,是由其伯父鲍德温三世主持洗礼的。当时,国王鲍德温三世决定把自己的名字作为礼物赠送给这个新生儿,一旁的大臣开玩笑地说道,“作为一国之王,如果只是赠送一个名字,是否显得太过吝啬了呢?”。国王听完以后,大笑一声,指着圣(真)十字架说道,“那我就再送一份礼物给他——耶路撒冷之王”。后来,鲍德温三世突然得了重症,而他又没有子女。于是,他的侄子,即鲍德温四世继承了他的王位,成为了新一任的国王。对于历史而言,我们永远无法假设,我们无法想象这个 16 岁就击萨拉丁的少年,如果没有染上麻风病,又会在历史上留下怎么样的故事?本片的男主角巴利安,其原型在历史上被称为“伊贝林的巴利安男爵”,曾经参与过蒙吉萨之战,支持雷蒙德三世摄政,基本可以认为是主和派。电影中主张袭击穆斯林的,主要是居伊、雷纳德以及圣殿骑士团。

十字军与圣殿骑士

好了,现在总算和刺客信条产生某种联系了。在刺客信条第一部中,圣殿骑士主要是以十字军的形象出现。事实上,十字军东征是由天主教教会发起的解放圣地耶路撒冷的一项运动,因为按照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各自的说法,耶路撒冷都是它们心目中的圣地。可是,从十一世纪末开始,耶路撒冷及其周边的拜占庭地区,一直都被穆斯林占领。因此,罗马教廷以解放圣地的名义发动了多次东征,这些东征的军队服饰均以红十字作为标志,故而称为“十字军”。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以后,很多欧洲人前往圣地朝圣,为了保护这些朝圣者的安全、攻击异教徒,1 名法国贵族和 8 名骑士建立了军事性质的修会,因为其地点位于所罗门神殿的遗址上,故又称为圣殿骑士团。类似的组织,还有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其实,在初代刺客信条中,阿泰尔的刺杀对象里就有医院骑士团的成员。

天国王朝中的十字军形象
天国王朝中的十字军形象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所谓的“讨伐异教徒”的圣战,其本身并不见得有多么神圣,神殿骑士团侵略和掠夺的成分更多一点,反倒是育碧用自由和秩序的命题,让圣殿骑士多了一点人性的光辉,从三代开始,圣殿骑士和刺客都不再是那种非黑即白的设定,甚至到法国大革命前夕,双方都意识到合作的可能性,可惜,这一切终究毁在各自阵营里的狂热分子手上,就像耶路撒冷王国是毁在一个毫无军事素养的居伊一样。法国刺客亚诺·多利安不无遗憾地说到,“现在我懂了,诸行并非都得到允许,而是教条本身即为一种警告”。我们继续说回电影,截止到 1187 年,通过著名的哈丁之战,萨拉丁终于夺回圣地耶路撒冷,甚至缴获了钉死过耶稣的真十字架,他凭借自己出色的军事才能,一举收复了包括阿卡在内的众多港口城市,彻底切断了十字军在海上的补给线。

天国王朝中的萨拉丁形象
天国王朝中的萨拉丁形象

当然,不甘心的十字军,决定以英格兰国王理查一世(狮心王)和 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为主力,开始积极筹备又一次的十字军东征,大战一触即发。这一年,阿泰尔22岁,此时的他尚未成为刺客大师,但已然成为组织中的骨干力量。直到1191年,26岁的阿泰尔,被导师阿尔莫林派去所罗门圣殿遗址取得金苹果时,年轻而高傲的阿泰尔准备高调刺杀圣殿骑士罗伯特,这一举动把兄弟会成员马利克等彻底暴露在危险之中。而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阿泰尔被剥夺了等级和武器,去完成刺杀9个圣殿骑士的任务。历史上的罗伯特,正是在前一年跟随狮心王舰队参与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甚至在1192年受封圣殿骑士团大师,可惜当他遇到阿泰尔的时候,这条仕途注定要永远地停留在1193年9月23日那一天。而这,大概就是,袖剑之下,众生平等,万物为虚,万事皆允。

世界的十字路口

转眼间,时间来到12世纪,狮心王和萨拉丁,西方和东方,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在这一刻走向了对立面。如果说,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是亚洲和欧洲的十字路口。那么,毫无疑问,这将会两个当世雄主间的终极对决。1191年9月7日,狮心王理查在阿苏夫会战中击败萨拉丁,在十字军进军耶路撒冷的途中,萨拉丁不断派出穆斯林骑兵进行袭扰,直到1192年1月,十字军抵达贝特努巴城堡,此时,距离圣地耶路撒冷只剩下12英里,耶路撒冷唾手可得。历史更像是一种巧合,那一年萨拉丁的埃及援军从南部抵达战场,狮心王理查一世在英国的统治地位随时都有可能被颠覆,战争顿时陷入了焦灼状态。1192年8月,互相怀有敬意的双方,在雅法城签署停战协定,史称“雅法合约”,正是从那一刻起,声势浩大的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悄然落下帷幕。

狮心王理查一世影视形象
狮心王理查一世影视形象

萨拉丁是否归还了真十字架,后世的我们已无从得知。我只知道,从那一刻开始,这对惺惺相惜、势均力敌的对手,再没有等来交手的机会,一年后萨拉丁去世,而理查一世则在回国途中被奥地利公爵扣押。直到1194年,经过英、奥双方多次谈判,理查一世终于获释。可这个拥有狮子般雄心壮志的传奇将领,永远都选择冲锋陷阵、选择身先士卒,获释后不久,他就再次陷入了英法战争的泥潭,于1199年战死沙场。以我狭隘的历史观,后世能匹敌理查一世这次东征运动的将领,也许,只有先后在莫斯科损兵折将的拿破仑和希特勒。在育碧的世界观中,马西亚夫最终没能挡住成吉思汗西征的步伐,原因是成吉思汗手中或许掌握着某种伊甸碎片。1222年,成吉思汗攻下花拉子模汗国首都撒马尔罕,丘处机远赴西域“止杀”,那一年阿泰尔57岁,他已经离开马西亚夫,开始长达20多年的“自我流放”。

结束隐居生活的阿泰尔
结束隐居生活的阿泰尔

谁能想到,丘处机路过牛家村的那一年,他的父亲奥马尔正准备潜入萨拉丁的营地,结果在回来的时候不慎触发警报,不得不杀死一名贵族。那一年,萨拉丁大军围攻马西亚夫,在萨拉丁的逼迫之下,奥马尔以生命为代价,从萨拉丁手中换回俘虏艾哈迈德·索菲安以及萨拉丁的撤军。那一年,阿泰尔11岁,几乎在同一天,阿泰尔和阿巴斯同时失去了父亲。阿巴斯不愿意接受父亲叛变的事实,并把一切都归咎于阿泰尔的父亲,两个人内心的芥蒂自此种下。这份怨恨直到阿巴斯死去都没能放下,那一年,阿泰尔80岁,利用从金苹果中学到的知识,阿泰尔研制出了袖枪,而这段故事,我们曾在启示录中,以艾吉欧·奥迪托雷的身份亲眼见证过。对于整个第三次十字军东征而言,阿泰尔的故事更像是惊鸿一瞥,可正是这段难辨真伪的传奇故事,让刺客信条系列成为此后育碧旗下最广为人知的游戏IP,万物为虚,万事皆允,耕耘于黑暗,服侍光明,这就是刺客。

尾声

育碧说,History Is Our Playground,电影里的故事真真假假,游戏里的故事更不必说,甚至是我这些未曾考据过的文过饰非,可这恰恰是历史最为迷人的地方,一个人的形象,其实是由无数个人的记忆拼凑出来的,你可以去肆意地想象你心目中的鲍德温四世、萨拉丁,亦或者是狮心王理查一世、传奇刺客阿泰尔,只要这一切都能自圆其说。所以,育碧选择用阴谋论、用自由与秩序来填补那些虚构的情节,听起来像一款游戏对不对?可玫瑰岛这个社会实验告诉我们,这一切还真的就是一款游戏,毕竟,意大利唯一一场打赢的战争,对手是一座面积只有400平米的小岛,试想,如果西泽尔·波奇亚泉下有知,怕是连胡子都要气得歪掉?当然,请记住一句话,我说的都是错的!

Built with Hugo v0.104.1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
已创作 242 篇文章,共计 914893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