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Featured image of post 《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与宫崎骏的自我和解

《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与宫崎骏的自我和解

AI 摘要
文章深入分析了宫崎骏的动画电影《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探讨了宫崎骏如何通过这部作品进行自我和解。电影讲述了主人公牧真人在母亲去世后,如何面对身份认同危机和新家庭的适应问题。宫崎骏在作品中融入了个人对飞行的热爱和对家族历史的反思,以及对战争的反对和对自然的尊重。文章还解读了电影中的各种象征元素,如舅公、鹦鹉和“亡灵世界”,它们反映了宫崎骏对历史、权力和人类文明的深刻思考。最后,文章强调了电影提出的核心问题——如何活出有意义的人生,鼓励观众接受生命的不完美,勇敢面对现实,热爱生活。

对于宫崎骏老爷子的告别之作 ——《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我内心果然还是充满了期待,即便这部电影自打上映以来便争议不断。那些或明或暗的隐喻、洗白军国主义的嫌疑、以及偏意识流的表达方式,让这部作品在大荧幕前有了更多悬念。作为一个不大迷信豆瓣评分的叛逆中年,我还是决定亲自去电影院看看。和五年前一个人去看《千与千寻》的重映一样,我选择了一个安静的周末,带着一杯咖啡,提前坐在座位上等待电影开始。我想,正如张驰在《飞驰人生2》里所说的那样,“有些事情是需要一个终点的”,这部电影可能是宫崎骏的最后一次创作。与雷军将造车视为最后一次创业不同,这个多次声称要 “封笔” 的老人,已经年过八十。故而,这件事情本身就充满一种 “烈士暮年” 的沧桑感, 不由得令人感慨。我想说的是,对我而言,这个终点是学会与自我和解。

如果单单从视觉观感上进行评价,《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是一部 100% 的宫崎骏式动画电影。其基本叙事结构都可以概括为:主人公因为某种原因来到了某个地方,然后因为某种机缘进入了异世界,主人公在异世界中冒险、成长,最终回归现实,一切戛然而止。这个故事听起来非常熟悉,没错,这正是《千与千寻》这部作品的主要情节。因此,当你再次审视《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这部作品时,你会发现两部电影的剧情走向完全一致。电影讲述了少年牧真人的母亲葬身火海后,他随父亲与继母组成新家庭。深陷于悲伤的真人阴内心封闭,难以融入新环境。一次意外,他跟随一只会说话的苍鹭闯入废弃的神秘塔楼,却不料进入了奇幻的 “亡灵世界”,自此开始了一场不可思议的冒险故事。那天,电影院里只坐了十来个人,如夜空中零散点缀着的寒星,戏里戏外,冒险各自开始。

电影中的苍鹭作为少年真人的引路人
电影中的苍鹭作为少年真人的引路人

在宫崎骏的诸多作品中,这部电影在表达上极其个人化。因而,网络上有一种声音,说这部电影并不是为观众而拍,它更像是宫崎骏对自己人生的一种总结。众所周知,宫崎骏对飞机有着特别的喜欢,这一点在《红猪》《风之谷》《天空之城》《哈尔的移动城堡》等作品中均有所体现。了解过宫崎骏生平以后,你会发现他的家族经营着一家飞机工厂,生产用于战争的零式战斗机部件。宫崎骏从小对飞行器充满向往,可当他意识到战争带来的破坏时,他开始为家族的过去感到羞愧。所以,宫崎骏在作品中融入飞行元素的同时,一直倡导反对战争、尊重自然的理念。这种矛盾的心理,终于在《起风了》这部作品中被推向了一个高潮。如果说堀越二郎是宫崎骏飞行理想的化身,那么,这部电影或许更接近宫崎骏的自传。尽管电影中真人父亲的军工厂是以远景形式出现,但结合故事背景,可以推断出真人实际上是童年时期的宫崎骏。

火元素是动漫作品中经久不衰的存在
火元素是动漫作品中经久不衰的存在

男主的名字牧真人寓意着 “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然而,在母亲葬身火海以后,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身份认同危机。他无法接受继母作为自己的母亲,在学校受排挤时,他甚至不惜自残使自己生一场大病。熟悉日本近代历史的人都知道,从 “黑船事件” 到 “明治维新” 再到 “屈原” ,日本同样经历过一系列的 “迷茫期”,即: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姜文导演的《邪不压正》,主角李天然的行为可以概括为三个字:“找爸爸”,这同样是在探讨身份认同这一主题。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只会讲话的苍鹭出现在真人的视野中,并一步步地引导他走向了塔楼内的 “亡灵世界”。按照电影中的设定,真人的母亲虽然是死于战火,但她为了能再见儿子一面,只身前往 “亡灵世界” 并化身为元气少女 “火美” —— 一个可以驾驭火的巫女形象。在真人即将被鹦鹉士兵杀死并吃掉的时候,她如同《鬼灭之刃》中的炎柱炼狱杏寿郎一般照亮世界,救下了这个在异世界中跌跌撞撞的迷茫少年。该不该说,这一幕与《千与千寻》中的白龙照顾初来乍到的千寻极其相似?

如爱因斯坦一般的舅公形象设定
如爱因斯坦一般的舅公形象设定

有人认为,故事中的舅公,代表了日本皇室等统治阶级,因为他们强调血统。电影中要成为舅公的继承人,必须拥有他的血脉。。鹦鹉代表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其服饰具有普鲁士风格,鹦鹉大王的 “冲动” 导致异世界的崩塌,讽刺了那些为了宏大叙事而让这个世界频频陷入战火的野心家。电影中,一只鹈鹕在临死前向男主坦白,他们之所以要吃哇啦哇啦,是因为异世界中没有其他食物来源,这反映的是那些被裹挟进战争中的无辜者们。从古至今,帝王将天地视为棋盘,相互争斗,最终都是 “一将功成万骨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异世界由积木搭建,积木来源于一块黑色的石头,结合舅公当时所处的年代,不难联想到这个 “黑色的石头”,本质上就是从西方驶来的 “黑船”。今天,我们说 “世界是个草台班子”,如果用积木来解构世界,或许就能理解这句话,理解 “万物为虚”。毕竟,人类自身的文明,何尝不是像电影中的积木一样脆弱不堪呢?可即便如此,人类依然在努力地为哇啦哇啦这样的新生命,争取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换句话说,每一个人其实都应该成为自身文明的守护者。

鹦鹉大王的这两撇胡子非常得普鲁士
鹦鹉大王的这两撇胡子非常得普鲁士

亡灵世界” 是一个因战争而受诅咒的平行宇宙,其秩序被人类世界的战争扭曲。舅公,一个接触过西方思想的人,希望在这里建立一个没有战争的乌托邦。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理想国失去了平衡。占据着塔楼的鹦鹉群体,过着衣食无忧、战备充足的生活;而生活在地狱苦海中的鹈鹕则备受煎熬、食不果腹,不得不以哇啦哇啦为食。等到真人和火美找到舅公的时候,鹦鹉大王的武装势力已经威胁到了 “亡灵世界” 的统治。历史上,皇室被权臣架空的例子屡见不鲜,与其说是堆石成塔的积木被 “污染”,不如说鹦鹉们的内心早已被欲望和权利填满。故事接近尾声的时候,崇尚武力的鹦鹉大王一剑砍翻了石塔,导致异世界的坍塌,这是否呼应了新海诚作品中的 “伤痕文化”?在日本文化中,“侘寂” 一词代表不完美和残缺。在废墟上不断建立起新的家园,是人类千百年来往复循环着的宿命。

有人说,这一幕像极了波妞与宗介
有人说,这一幕像极了波妞与宗介

最后,舅公给真人交代了一个任务:用13个尚未被污染的石块积木搭建一座牢固的房子,用善心创造一个没有恶意的世界。可当真人触摸到自己头上的那块伤疤时,他意识到,无论是被学校里的同学排挤,还是他近乎自残的行为,恶意在现实世界中一直存在。这一切就好像,“火美” 明明知道等待她的是炼狱、是死亡,可她必须回到那个世界,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迎来真人的诞生。同样地,舅公曾用心勾画过的理想国固然是黄粱一梦,“到头来,宫阙万间都做了土”。这一切虽然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可如果腐朽的旧秩序不曾毁灭,孕育希望的新世界又从何处诞生呢?异世界的斑驳陆离与现实世界的残酷荒诞相互映射,就像旅行归来后回到熟悉的地方。这或许是宫崎骏本人的 “心灵奇旅” 和 “寻梦环游记”,可它同样是宫崎骏留给我们的最后一道谜题,当你足够了解这个世界真实的面目,是否还有勇气继续生活?

异世界的本源——黑色石头
异世界的本源——黑色石头

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这个问题对于真人而言,是身处乱世,如何学会当下痛苦和对亲人的执念,以及如何学会面对生命中的无常缺憾与生离死别。可对于屏幕前的你我来说,则是:如何去拥抱这个并不完美而又真实存在着的世界,学会与自我和解。宫崎骏身上体现了许多对立和矛盾的特质:他喜欢飞行技术,却难以接受家族参与战争的事实;他是一个反战主义者,却对军事和飞机充满兴趣;他是一个日本人,却对欧式建筑情有独钟;他讽刺统治者的剥削,可他本人却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和暴君。在内心深处的隐痛和分裂下,他一生都在纠结是 “承认” 还是 “怀疑”。从怀疑出发,试图建立乌托邦;最终接受现实,承认不完美。可以说,这宫崎骏最为私人、最深情的一次表达,是一次全面而系统的 “答记者问”。遗憾的是,或许是因为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老爷子大开大合、恣意挥霍的叙事风格,无处不在的隐喻,都让整个故事显得晦涩而沉重,这个年逾八旬的老者,其表达地多少有点语焉不详。

抽象吗?确实听抽象的
抽象吗?确实听抽象的

请记住:你唯一所拥有的这段人生,唯一的选择便是抓住它,认真过下去。正如真人必须接受母亲的去世,接纳继母,才能迎来 “重生”。生命变幻无常,残酷而荒诞。有的人渐行渐远,而原本熟悉的开始变得陌生起来;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不会再回来,无论你有多么不舍或不甘;裂痕一旦出现,就永远无法再复原,无论你怀念的是过去还是此刻。回首往事,那些遥远而模糊的回忆,时常与错综复杂的现实纠缠在一起,令人真伪难辨。人生或许迷茫,历史或许重演,世界或许变质,可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命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不要纠结、不要自证,接受一个事实并非耻辱。日本在二战中战败是事实,战后背靠美国获得经济飞速发展,这同样是事实。人类的一切建筑都是建立在某种废墟上面,而废墟同样作为新世界的地基。只要接受真实,回归本真,我们就能继续向前、过好现在的生活。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走出电影院的那一刻,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电影票根,从某种意义上看,它难道不是我从电影的异世界里带出的积木或是护身符?虽然,从更宏大的人生尺度而言,我或许根本带不走任何东西。

Built with Hugo v0.126.1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
已创作 269 篇文章,共计 1017402 字